主页 > Y假生活 >把小孩切成两半,一半分给爸爸:《家战》 >

把小孩切成两半,一半分给爸爸:《家战》

2020-07-11 热度600
阅读603

把小孩切成两半,一半分给爸爸:《家战》

  在看完电影之后谴责或同情片中角色,这无疑是一种天真的观影经验,误把虚构的人物当作活生生的人类;更何况,一部优秀的作品通常不存在单调的好人/坏人之分,往往会保留更多的反思空间──这种看法大多时候是合理的,却刚好不适用于《家战》这部杰作。儘管本片的镜头尽责地维持中立的态度,并不时提醒观众不要过度带入情感,但我们还是难以抗拒地屈服于片中的高压氛围。摄影机的暴力牢牢抓住了观众,没有留下思考的余裕。在这个意义上,《家战》几乎可以说是一部「爽片」,带来的是感官层面的刺激与打击。

  横扫威尼斯影展的《家战》其实有着相当简单的剧情:父母亲的婚姻即将决裂,而夹在中间的小儿子备受煎熬。儘管朱利安一心想要与母亲米兰生活,却非得遵循法院的判决在周末回到父亲安东的身边。徘徊于双亲之间,朱利安落入了难堪的处境:父亲固有的暴力倾向使朱利安提心吊胆,而对于母亲安危的忧虑也带给他不小的压力。终于,在大姊的成年生日当天,朱利安的家庭迎来了最大的危机….

把小孩切成两半,一半分给爸爸:《家战》

  本片虽然沿用了家庭伦理剧的常见情节,却能在叙事与拍摄手法上有所突破。例如,小儿子朱利安就不只是双亲拉扯之下的玩偶,尚且能够灵活地周旋于父母之间。不妨以一场戏作为说明。在这场戏中,朱利安试着拜託父亲调换照顾的周次,好让自己在下个周末参加姊姊的生日派对。在朱利安的请求之下,固执的父亲总算鬆口表示同意,但要求母亲亲自与他见面讨论这件事。然而,朱利安心里明白母亲如何害怕见到父亲,也就不打算担任双方的沟通桥樑。结果,朱利安一方面骗母亲说「父亲不同意调换周次」,另一方面骗父亲说「母亲不愿意见面讨论」,藉此成功阻挠了两方的见面机会。而这场戏的微妙之处更在于:朱利安虽是一心为母亲着想,但他的伎俩反而愈加造成父母之间的误会,加速了日后冲突的爆发。这幺一来,朱利安就不单单是无辜的被动角色,而父母双方的善恶之别也不再明确。

  事实上,《家战》更邀请观众加入审判的工作,针对本片的公案提出自己的观点。为此,片中就时常出现中立的「旁观者」角色──法官、邻居、警察──藉以鼓励观众与这些角色一同做出判断。本片还不惜打断镜头的绵延,屡屡跳脱紧张的局面,将镜头切换到相对冷静的旁观视角。总之,一如任何聪明的作品,《家战》并未给定单方面的道德判断,以便让观众保有自主思考的能力。(附带一提,本片字幕的中文翻译似乎有些偏颇,时常把父亲角色的台词翻成粗俗的字眼;底下的英文字幕明明并非如此。)

把小孩切成两半,一半分给爸爸:《家战》

  不过,即便摄影机与观众再怎幺努力维持中立的观点,视线却还是频频遭受干扰。片中惯用的长镜头就足以作为範例。我们看到,本片是以一场裁定抚养权的法庭戏作为开场,并且利用绵延不断的镜头加以纪录父母双方的论辩。这种长镜头的美学常见于写实主义电影,用以表明摄影机的客观态度(正如俗话所说的「一刀未剪」),也就相当符合「审判」主题所需的中立性。然而,《家战》的手法又不同于(例如)侯孝贤之类的长镜头:侯导的长镜头是对于单一动作的耐心凝视,但《家战》开头的法庭戏却在绵延的镜头里不断抛出台词,而大量的资讯几乎令人噎着。倘若一般的长镜头意在舒缓剧情的节奏,那幺《家战》的长镜头反倒加强、累积了影像的能量──那持续用力的凝视彷彿就要撕裂睫状肌。虽然有点主观,不过我认为本片的长镜头不太能带来反思的余裕,反而始终令人坐立难安(就像你莫名被陌生人长久盯着的时候)。

  在神经紧绷的观影过程中,比较令我分心的是「姊姊」这个角色。只看一遍没有很清楚,但朱利安的姊姊好像是父亲的帮兇?在片头的法庭戏中,法官就提到姊姊曾经被父亲施暴过,之后却声明要放弃验伤的结果;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同情父亲的缘故?另外,姊姊生日那场戏也相当耐人寻味。先是姊姊好像与父亲暗中通讯,刚好就在父亲擅自前来派对会场之前;派对结束后,姊姊又疑似在空无一人的会场留下钥匙,才会导致父亲后来闯入家门。至于生日派对这场戏的镜头彷彿也意有所指:摄影机屡屡拍摄姊姊的正面脸孔,正好类似于法官与警察的入镜情形,也许是在暗示姊姊这个角色的中立性……只可惜父亲的暴力实在太过抢眼,来不及注意画面里的其他线索,一转眼电影就落幕了。

  无论如何,若要对于片中剧情做出公允的判断,只看一遍显然是不够的。就像一场完整的审判需要一审二审,《家战》这部电影也值得一刷再刷,绝对是一部耐人寻味又激爽无比的杰作。

电影资讯

《家战》(Jusqu'à la garde/Custody)-Xavier Legrand,2018
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杀包赢|热点新闻资讯|互联网发展网站|网站地图 天九国际mg老虎机 ag旗舰厅赢凯发来就送6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