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生活城 >为什幺一个妇产科医生不再给家属建议? >

为什幺一个妇产科医生不再给家属建议?

2020-06-15 热度507
阅读304

远比骨科耗体力,外科磨耐力又要开肠剖肚,还要病态折磨全年无休的,就是妇产科。小朱是大学同校又受训同院的妇产科女神之一。

我虽走外科,划开肚皮那瞬间会冒出各种够噁心的东西,举凡肠阻塞阿公一个月前吞嚥的蒟蒻…(据说不咬,保持纤维完整,会比较促进消化…?!);胃溃疡的先生三天前吃的麻辣鸭血及酸菜…(酸菜超有味XD);甚至直接就是大便…(一开腹膜就知道,外科医师鼻子都有练过)

压力解除的瞬间,各家内容物冲出肚皮,欢乐的高举双手弹跳晃动「下课啰~~」的情景,刺鼻熏泪,麻醉科流动护士纷纷走避,「千山护飞绝,万径人蹤灭」,只留双手浸泡在超臭腹水内打捞的外科医师,「独怆然而涕下」。每次讲到这场景,我都不觉噁心,边超开心地享受周围听众作噁哀号的表情~~甚至是家族用餐的时刻,还因此被列为用餐时刻不欢迎人物(老公已经被锻鍊到听若未闻继续用餐)

Ψ( ̄∀ ̄)Ψ

但是我有罩门,我很怕「胎盘」的绒毛面…

实际上那个面不是像字面形容的「天鹅绒」「法兰绒」的「绒」,在狂洩出大量鲜血与羊水之后,连着脐带剥落下来的胎盘,是个像外星生物一样暗红深紫凹凸不平,甚至会冒泡有自己意识会尖叫哀号的篮球大肉块,奇幻生物「曼陀罗花」是也。

当年我intern没吃早餐一早进产房,主治一瞄眼就甩了个胎盘到我面前,「啪答」一看,「啵啰啵啰」绒毛面正在对我吐着泡泡,我几乎低血糖晕倒…没啦,撑住了,但是跟我看到人家杀鱼料理内脏,会觉得作噁一样。(甚幺?妳外科会怕鱼内脏?!)是的(认真),而因为这种罩门,当年我没选择妇产科,而开朗大落落的小朱,就在我心中有着神明般崇高的地位。


妇产科医师,全年无休,只要有自己负责的孕妇即将要生产,手机收讯得到的地方,再远都要赶回去接生。所以小朱早上在中部,下午南部吃个饭,晚上又飙中部,隔天北部开完会,接着又南下……

不断的取消出游,聚餐,约会。甚至有一次好不容易放假开车到阿里山门口买好门票,医院call回,直接回程。小朱哀怨「连剪票都还没吶…」365天,一直都是这样的生活,真是有神快拜。

m(_ _)m

同样是开刀见血的行业,妇产科跟外科也有很大思维上的不同,有时候要抢快,救妈妈或顾宝宝?有时候要违反产妇的意愿,把已经留不住的宝宝放手…有时要处理同僚在自费人工流产之后(就是堕胎)的后遗症。

我一直觉得小朱的职业生活是充满爆炸性的「戏剧化」。每次的接生结果,非喜即悲两极端。

我:「小朱,妳这样看电影连续剧,会有啥好感动的吗?」
小朱:「累都累死了,睡不饱,哪还看啥电影?」

说的也是。

当年实习时,产妇突发胎儿窘迫,主治大喊:「急刀!!CS!!」(剖腹产)

然后主治自己一路推床跑进产房,顾甚幺消毒?酒精优碘一大碗直接倒下刀马上划开!管甚幺止血?刀剥到子宫层后双手用掰的撕裂开厚厚肌肉层,挖出整个泛蓝白色的小小孩,主治:「你给我!回!来!」(倒立小孩拍打屁股)。旁边待命急救新生儿科团队一拥而上。

彷彿…「钢之炼金术」内,主角爱德华用尽全力搬开真理之门,抢救回被抓走的弟弟…

多年之后,看到这动画才了解到,这个世间早有一群不断自我牺牲,「等价交换」,把一个个生命拉回来的「鍊金术师们」


我的生产就是在院内由小朱接生,怕痛疯狂哀嚎尖叫,跟每个怀孕过程没两样,但是我多了「叫小朱医师过来!!过来!!我要找她处理!!还要打止痛!!嘎~~~~~~~~~~~~」之类的…(>////<)

还有见到小朱「救我!!!!!!!!!!!!嘎~~~~~~~~~~」嚎啕大哭之类的…(>////<)
依稀好像还有狂骂「麻醉科」减痛不够啦…狂骂产房太慢之类的…(>////<)
.
.
.

总之我当时是彻底「暴走」了(好孩子不要学)生完恢复理智,我问小朱「…ㄟ,我生的时候是不是很…那个?」

小朱(拍拍):「只能说,妳暂时在产房是出名了,喔~~那个外科的唷~~」

害我好一阵子经过产房都会快步走过…(>////<)

不过我家小孩降临人世,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朱,这是我的荣幸:)


然而小朱最近被告怕了…在第一千零一次取消她跟男友的约会之后,紧急处理了一个外院刚生产完的产妇,产后大出血,转送进急诊马上安排血管栓塞,直接跟我们外科挪借重症加护病房(ICU)。

子宫这种骨盆腔底部的器官,位置极深,开刀视野极小,就算把腹部切到底,也只有一只半手运转的空间能操作,尤其产后鬆软扩张的子宫结构跟周围密密麻麻血管,开刀必须要缝合止血,根本螳臂挡车,而且医生的螳臂还得在直径极小的筒状空间内挡车…

血管栓塞是近几年进步发展的止血法,跟心导管一样,技术经验好的放射科医师从大腿处血管进入,能够到达极深极远处,然而这不是每间医院都有配置的技术。

那个产后出血的病人,整个过程还没时间追究是否delay,我调动床位陪着小朱忙到一半,家属陆陆续续赶到了,然后「最后一个出现的家属」(通常是这类)没看到前段小朱处理到手忙脚乱,只看到病人稳定后躺在ICU内,「医师只有坐在那边打电脑」,一个箭步上前往小朱的头巴下去,「X!为虾米哩拢没咧处理!」

小朱脸整个撞上电脑萤幕,我们一旁吓傻!

正要解释「我们有安排血管栓塞已经处理..」
「最后一个出现的家属」:「为虾米没开刀?!!!!!!」
「最后一个出现的家属」怒吼:「哩没开刀,病人没好挖一定袂吼哩告到脱裤!!」

然后产妇因为休克过久,伤及脑部,一直没有醒来。别家生产完欢天喜地,这家却…

每次看到小朱无奈地穿梭在ICU内,深深的无力感,深深的无奈。

小朱问我要不要团购录音笔。

她说:「如果以后我跟家属解释,要先请对方签录音切结书。」
我:「唉……」
小朱又自问自答:「以后我是不是应该要家属全员到齐之后有共识,再开始处理病人?」
我:「嗯……」(无法回答)
小朱:「我会解释清清楚楚,拿着说明书写下各种后遗症的机率,然后完全不建议,由家属统一决定后再处理。」
我:「如果家属问,医生妳甚幺建议?」
小朱:「你们决定,医生完全依据解释跟法条规定走」

防卫性医疗,岂是自愿?

我知道小朱的热情跟积极依旧,但是还能维持多久?「最后一个出现的家属」打掉的,究竟只是「孝顺心急情非得已」还是其他的…??

下次,真理之门残酷无情重重关上时,谁喊「急刀」?谁喊「回来」?谁伸手穿越那道门??

为什幺一个妇产科医生不再给家属建议? Photo Credit:chia ying YangCC BY 2.0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杀包赢|热点新闻资讯|互联网发展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菲律宾申博138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