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生活城 >台北电影节焦点影人 印尼名导无惧敏感议题 >

台北电影节焦点影人 印尼名导无惧敏感议题

2020-06-24 热度859
阅读497

台北电影节焦点影人 印尼名导无惧敏感议题

印尼导演嘎林.努戈罗和从不害怕争议题材,他曾因拍片收到死亡威胁、被军方约谈,最新作品因同志元素遭禁映。他说,常拍敏感但重要的议题,目的是鼓励社会勇于公开讨论。

曾获柏林影展等诸多国际奖项的嘎林.努戈罗和(Garin Nugroho)是今年台北电影节的两位焦点影人之一。台北电影节选映他的 5 部作品,并安排他在 7 月 7 日与影迷对谈。

根据台北电影节专刊,选映作品包括:从受害者角度审视印尼前总统苏哈托(Suharto)在 1965 年屠杀共产党员的「无畏,诗人之歌」;探讨印尼东部巴布亚省(Papua)的历史苦难,以及巴布亚人追寻自我认同的「亲吻你的泪痕」。

透过融合爪哇传统音乐、舞蹈与现代剧场等元素,用通俗故事与写实视觉,诉说印尼複杂社会议题的「爪哇安魂曲」;批判宗教极端主义的「蒙蔽的青春」;以及在国际影展好评不断,却在印尼多处遭禁映的「我身记忆」,都在片单中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近期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说,他很高兴这 5 部电影获台北电影节选映,这些议题在印尼很敏感,少有电影触及,是了解印尼社会、政治与宗教「很好的选择」。

其中,「我身记忆」是嘎林.努戈罗和的最新作品,去年 9 月在威尼斯影展首映,并入围地平线单元;今年 4 月回印尼上映后,却遭宗教保守派人士抵制。

儘管印尼电影检查局许可上映,雅加达南郊德博市(Depok)、加里曼丹省(Kalimantan)等许多地方政府都要求戏院下片。

印尼的最高伊斯兰教士组织伊斯兰学者理事会(MUI)也声明反对,呼吁政府在全国禁映,避免穆斯林受到 LGBT 族群(同性恋、双性恋及跨性别者)运动的不好影响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说,有关同志的印尼电影常将 LGBT 族群描绘为中上阶级,生活不是跟流行音乐界就是跟毒品有关。「我身记忆」则是关于印尼传统舞蹈 Lengger 舞者里扬托(Rianto)的故事。他希望让社会知道,同志是生命自然的一部分,是印尼历史文化的一部分,存在已久。

Lengger 是中爪哇着名的跨性别舞蹈表演,男舞者装扮成女性,演出女性角色。嘎林.努戈罗和说,集阳刚和阴柔于一身的角色,很早就出现在印尼的舞蹈艺术史上。嘎林.努戈罗和说,受到里扬托人生故事的启发,从他的生命历程带观众省思在人际、社会、政治、宗教上受到的创伤。

里扬托也在电影中扮演主角成年后的角色。他 2003 年在东京创立「印尼睡眠果舞团」(Dewandaru Dance Company),是国际知名编舞家,去年曾到台湾演出。

同志元素过去在印尼影视中并不少见,但印尼广播委员会(IndonesianBroadcasting Commission)在 2016 年以保护儿童和青少年为由,禁止电视和广播播放与同志相关的讯息。

对于近年印尼同志人权倒退的趋势,嘎林.努戈罗和指出,印尼是多元文化的国家,但在这方面的确遭遇挫败。他举例说,过去在日惹(Yogyakarta)的库塔歌德村(Kotagede)曾有 LGBT 族群的伊斯兰寄宿学校,现已关闭了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说,苏哈托 1998 年垮台后,印尼迈入改革,民众强烈追求民主化。但有了言论自由后,宗教激进主义兴起,使得很多人不敢公开讨论敏感议题,包括 LGBT。

他说,当全世界都在讨论 LGBT 时,LGBT 对印尼社会来说却像个「外星生物」,因此拍摄「我身记忆」,希望让印尼社会知道,同志在印尼文化中有很长远的历史。

对于抵制电影的宗教人士,嘎林.努戈罗和说,他们没看过电影就批评电影反宗教、会残害年轻世代,这是非常粗鲁的,伤害民主化和言论自由,更非好的宗教价值。

其次,嘎林.努戈罗和表示,电影不是道德指南,电影对社会现况提出质疑,揭发社会和国家黑暗面,让社会讨论,「电影不是书、不是道德、也不是宗教」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说,他的拍摄成本不高,「我身记忆」没有遇到集资困难,但他已预见会有争议。

他轻描淡写地说,他的作品就是这样,总是会遭到批评。例如在「蒙蔽的青春」中探讨激进伊斯兰组织「印尼伊斯兰国」(Negara Islam Indonesia,NII)如何招募年轻人,让他们变得激进化,他因此收到死亡威胁。

他说,拍摄「亲吻你的泪痕」后,被政府、军队约谈,问他为何与争取独立的巴布亚反抗军见面。他都赴约,顺其自然面对这些质问,也清楚向他们说明,拍摄这个题材是为了正义、人性,这是他拍电影的目的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说,几年前曾到台湾,当时朋友介绍他到花莲拜访慈济证严法师。

曾经参加东京、釜山、上海电影节的嘎林.努戈罗和,今年是首度参访台北电影节。他的作品「来自爪哇的女人」曾在 2017 年的台北电影节上映。

嘎林.努戈罗和说,相较于日本、南韩、中国的作品,印尼民众对台湾的电影不太熟悉,亚洲各国对印尼电影的了解也不多,当世界愈趋紧密,文化交流就很重要。

他说,在台湾期间,希望有机会多了解台湾如何在经济、科技与人类幸福的发展各方面取得平衡;此外,如果有好的题材,希望可以和台湾合作拍电影。

嘎林.努戈罗和也很关心亚洲电影的发展,他在 2005 年创办日惹奈派克亚洲电影节(Jogja-NETPAC Asian Film Festival),至今举办过日、韩、中国、伊朗的电影展。他说,希望能举办以台湾为主题的电影展。
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杀包赢|热点新闻资讯|互联网发展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二八彩下载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LOVEB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