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C生活城 >ADHD患者的心路历程:如果能早点接受治疗,我也不会那幺糟 >

ADHD患者的心路历程:如果能早点接受治疗,我也不会那幺糟

2020-06-06 热度512
阅读386

ADHD害怕的是,受伤过后的情绪无法复原

当第一个孩子检测出ADHD的时候,陈小姐其实是不敢相信的,因为女儿没有躁动的症状,只是注意力很不集中,社会观念又觉得过动症的药是「毒品」,因此也不愿意给女儿吃药治疗,但直到上小学,她才发现情况远比自己想像的还严重。

那时陈小姐只知道女儿在学校过得很不快乐,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,直到升上国一,女儿某天在班上情绪崩溃、拿美工刀割了自己一百多刀、哭着要求「我要去看医生!」她才带着女儿到嘉义长庚医院求助陈锦宏医师,也才知道了女儿国小的时候,被班上集体霸凌的事情。

「那时候不是只有同学讨厌她、说她是细菌,连老师都当着全班的面翻她的书包、羞辱她、骂她是全班的乱源,可是她从来没有跟我讲过」,陈小姐说,如果没有那些错误的资讯,或许女儿就不会有这样痛苦的经验,也不会直到大学,都还要处理那段情绪、处理跟人相处的模式。

孩子想的跟我们想的不一样

陈小姐说,她并不是一个很在意功课的人,但她很担心女儿的人际关係,「还是太晚治疗了,有些东西需要更多力气才有办法教,像是她打工,有时候就会分不清楚老闆现在是开玩笑还是认真,也不知道老闆要求的标準到哪里。」

她曾经担心吃药会让女儿智商下降,因为很多人的经验都是「好动的孩子突然变得很安静,让人怀疑是不是变迟钝了」,但女儿却跟她说,「安静是代表我开始会思考,以前都没办法思考」,她才发现智商的担心是多余的,反而是没有学会处理人际关係,让女儿在工作时碰到许多瓶颈。

「就像是我从来不知道我女儿会画画、会写文章,直到她接受治疗,我才明白了许多事情,或许我们应该去问的,是孩子们的意见。」

「心动家族」让医师跟家长、孩子成为良性循环

为了不再複製自己的悲剧,陈小姐跟陈锦宏医师也集结起其他的ADHD家庭,建立一个注意力不足过动症的关怀协会「心动家族」,结合专业医师的知识,让家长们互相陪伴,孩子们也可以从中学习,并给予身为ADHD患者,看到的不同角度。

陈小姐说,她在这个过程中,看到许多ADHD的家庭因为爸爸不了解、不愿意相信,而跟身为主要照顾者的妈妈吵架、离婚,彼此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,也体会到,「爸爸加入照顾,才是完整的开始」,只有两个人都有照顾的观念,才能平等的对待孩子跟彼此。

他们从拉自己老公参加活动开始,到现在爸、妈来参加活动的比例达到一比一,从医师来教导家长,到孩子也愿意跟家长说出自己的感受,「得到ADHD反而变成了一种家庭凝聚的开始,很多资深家长比协会的心理师还厉害呢!」

陈锦宏医师也说,「我们只是专业提供者,但家长才是24小时要去奋战的,是家长在协助我了解更多的细节」,但把大家的力量集合起来,就能做到很多做不到的事情。

打电话控诉爸爸家暴

除了治疗、陪伴之外,找到孩子需要什幺,也是很重要的一环。现在小六的阿弘,曾经跟爸爸一言不合,打电话到警局控告爸爸家暴,爸爸在警局痛哭失声,但警方也没有办法帮上什幺忙;再加上阿弘打老师打到被退学,转到第二间学校,又发生一样的事,让爸爸决定带着他一起自尽。

但当时有朋友告诉阿弘爸爸,可以去找陈锦宏医师看看,爸爸心想,「我要给自己,还有儿子最后一次机会」,这才让两人活了下来。

陈锦宏当时一听到阿弘又快要被第二间学校退学,直接跑到学校,跟校长、辅导主任坐下来谈,「偏乡,又是小学校,全校老师都知道他,老师就是可以帮助他的最大贵人」,讨论了半天,阿弘留下来继续读,而老师们也为了这个孩子,开始学习怎幺照顾ADHD,负责训练的,就是陈锦宏。

「我觉得自己做事情没有耐性,但是在画画的时候不会这样子」,在一番辛苦的治疗、撞墙期之后,阿弘终于找到自己的兴趣与天赋,也了解自己并不是「坏胚子」,而是生病了。现在他的画册已经集结了厚厚一本,为了鼓励阿弘,也为了告诉阿弘这些画是有价值的,嘉义长庚医院把阿弘的静物画印在杯子上、做成文创商品,并拿去义卖。

当第一笔钱拿给阿弘时,阿弘爸爸说「这是你创作出来的,拿去买你想要的东西吧」,以前暴躁、爱打人,还会躺在地上翻滚、哭闹、耍任性的阿弘,却特别温柔地回答,「爸爸,我们还没有缴房租吧,这笔钱,就拿去付房租吧。」

延伸阅读

ADHD是一种生理疾病!长庚医师陈锦宏:用爱是不能治疗的

包容是对ADHD孩子的爱?长庚医师陈锦宏:大人幻想出的美好

不专心就是ADHD吗?看长庚医师陈锦宏怎幺判断!

聪明可靠吃药来获得? 食药署:不具有「提升脑力」作用

精选推荐

申博太阳城_申博包杀包赢|热点新闻资讯|互联网发展网站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铜贵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ios游戏下载平台